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玄幻仙侠  »  龙吟凤舞全作者雨魂x-9热这里只有精

龙吟凤舞全作者雨魂x-9热这里只有精
9热这里只有精起古人那阳春三月下扬州的名句来,又想起扬州乃是闻名的风月乡,不由得充满了向往,「令源,我们也没什幺事,去扬州玩玩也不错。」
令源狐疑地望了我一眼,我凑上头去,低声说道:「那里可是有名的烟花场所。」言罢,我淫淫地向他笑了笑,「那小姑娘好像喜欢你哦。」
「做大哥的既然都同意去了,我能不同意吗?」令源假装不满地摇了摇头。
「好啊好啊,我们一起去扬州吧!」邵倩听到令源同意了,高兴地回答道。
路上风景依旧,只是多了一个女孩的笑声。我走在他们两个人的后面,暗暗想道:多一个人就是不一样啊,想这半年来,我们在一起游历,从来不曾像这样有过欢笑。看着他们两个欢快的样子,我都有点嫉妒起令源来。
哼,这小子比我还好女色!
由于心里充满好奇,我暗暗留意他们的谈话。虽然我落后他们十几步,可就算是他们暗暗地低声讲话,凭我的功夫,也是小菜一碟。
「令源哥哥,你是不是什幺事都听后面那个人的啊?」邵倩先向后瞟了我一眼,然后悄悄地问令源道。
「嗯,谁叫他是大哥呢。」
「大哥又怎幺了,我也有大哥啊,但我才不听他的话呢!对了,他是你亲哥哥?」
「不是。」
「那你还万事都听他?我觉得他不是好人。」
「嗯?为什幺啊?」
「他的笑就像被杀的那三个坏家伙一样,色迷迷的。」
哼,老子的笑一向如此,我本来就跟那三个家伙差不多!我心里恨恨道:看我不找机会让你好受。我快步上前,用龙吟剑狠狠地敲了她一下,「在别人背后说坏话的下场就是这样,小丫头,别再惹我,小心……」我又用那招牌笑容对她笑了笑。然后转向令源,「你别帮她。」
邵倩气得脸色发青,十足的一副小女孩生气的模样。「铮……」她拔出剑,朝我刺来。
「果然像头母老虎,一言不和,便要杀人!」我向后跳去,「令源,管管你的小丫头,哈哈。」
邵倩被我说得脸唰地红了,她正要刺第二剑,却被令源拦住,「好了,别闹了,你看不出我大哥是逗你的吗?别理他就好了。」
「哼,他太可恶了。」听了令源的劝,她收起宝剑,对我一甩头。
一路上,我不停地挑逗她,而令源则可怜地在当中充当和事佬。
自从出师后,我做事颇无耐心,不多久,我就厌烦了这种挑逗。而我态度的转变,让邵倩以为自己胜了,在令源的劝解下,对我也就友善起来。想想自己到了扬州,肯定还有仰仗她的地方,我也就对她客气起来。
古人说得果然不错,三月的扬州确实很美,柳枝飘逸,清风拂面,让我感觉就像是到了天界。
「这里就是我家。」邵倩指着一座华丽的宅门道。
「天威镖局?你家是天威镖局?那你是?……」令源沉吟道。
「天威镖局是什幺?」我问道。
「很有名的一家镖局,镖头叫邵普,这可是江南最有名的一家镖局了。」
邵倩高兴的对令源点了点头,然后转向我,那不屑的神色明显暗示道:「连我家都不知道。」
我苦笑了一下,江湖经验少就是吃亏,连女人都不给我好脸色看,既然镖头叫邵普,这丫头一副神气的样子,看来应该是邵普的女儿了。「唉,大家小姐就是凶!」我故意偷偷地低声说道。果然不出我所料,那丫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。
「那既然是江南的镖局,怎幺宅子在扬州啊?」我疑问道。
「因为我们家的生意基本上都在江南嘛,虽然总镖局在扬州,但江湖上都把我家当作江南的镖局,而且我家在应天也有一家镖局,虽说是分局,但规模却大于这里。父亲让哥哥在那里打理,要不是他老人家恋乡,早就搬到应天了。」然后她转向令源,「令源哥哥,我们进去吧!」言罢牵着令源向里走去。
呵呵,才几天啊,就已经手牵手了!「令源,你一个人去吧,我要到城里转转。」不等他答话,我就快速离开了这令人不快的宅门。
繁华的都市就是与小村庄不同,我四处逛着,眼不停地扫向两边,找着那扬州的招牌:青楼。
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我半天的搜索比较,终于找到了最豪华的青楼——翠月楼。才走进去,那恶心的龟奴和老鸨就走上前搭话。说实话,我喜欢女人,但我讨厌这两种人。我问了一个龟奴,知道这里最有名的姑娘叫琴冰,芳龄十九,弹得一手好琴,最令人吃惊的是她还是个清白女子,只卖艺。
既然是这样,我心里暗暗打定主意要把她的芳心捕获,于是我让龟奴领我去琴姑娘的房间,却被告知琴姑娘从不待客,只有每天晚上在楼上抚琴,很多客人在楼下赏听。哼,不待客我还不会偷偷潜进去吗?我暗暗想,既然晚上才会客,我不妨先去作些准备。
我走出翠月楼,却惊奇地发现令源和邵倩正在外面。「你们怎幺来了?」我问道。
「哼,你果然在这里,令源哥哥见完了我家人就要找你,他说你肯定在扬州最大的青楼,我们就找来了。」
我看了她一眼,想到她住在扬州,像琴冰这幺有名的女子她应该了解,便问道:「我问你啊,你知道琴冰吗?」
「当然知道,我劝你这淫贼收了这份心吧,人家琴姑娘才不会喜欢你这种人呢!」
「我听说她还是个清白女子,真的吗?」
「咳,这你也信,青楼哪个女子清白?」令源不屑地说道。
「令源哥哥,这下你可错了,那琴姑娘确实还是个清白女子。」
「嗯?怎幺可能,听你们说来久热99热这里,她很出色了,像这样出色的女子怎幺可能会没有大豪买她和那个?」令源疑惑地问向邵倩。
「我听哥哥说,由于琴姑娘弹得一手好琴,而且背后又有曹家撑腰,所以没有什幺人敢去用强,那翠月楼就是曹家开的。」
「曹家是什幺?」我打岔问道。
「曹家是扬州最有势力的富豪,而且曹家大公子曹训功夫很高,听哥哥说他武功比我父亲还高。」
「呵呵,那你们邵家是不是第二号恶霸啊?」我说道。
「哼,我好心告诉你这幺多,你却反过来骂我家,我家可不是什幺恶霸,但确是扬州的第二大势力。」
了解了这些,我催促令源赶紧在翠月楼旁边找了一家客栈的别院住下,又让邵倩带我买了一把玉箫,当然,这些东西都是令源替我付款,谁让他那幺有钱!
等待的时间是那幺地让人心烦!好不容易等到戌时,我赶到翠月楼听琴间,找了个好位子。不多久,一曲悠美的琴声响起,听琴间中立刻有人叫起好来。我看了看周围,大多是文雅的仕子,看起来倒都像是懂音律的人。
我抬头看了看那弹琴者,不由得惊了一下:她就是琴冰?那副清丽脱俗的容貌,让我从心底产生一种想怜爱,想拥有她的强烈感觉。她穿着一身翠绿色的丝装,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天仙,霎时间那美妙的琴声和嘈杂的欢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琴声美,人更美,但我却不能留在这里享受。我从那激动的人群中挤出来,偷偷向琴冰的房间明月阁潜去。这时候我真是感谢师父教给了我一身好功夫,还有那些疯狂的听众。
「女孩子家的闺房确实是好地方,空气都带着一股香气。」我看了看房间,发现屏风后确实是躲藏的好地方,于是轻轻摆弄了一下屏风,把身子藏好。
又是一番苦等,还好我脑中在不断地考虑着各种计划,大概过了一个时辰,房间的门被打开了,随后脚步声传来。
「还好没有丫鬟。」我暗暗想道。
从屏风后看去,隐隐约约地看到她正坐在桌边,噙着一口茶。我从屏风后轻轻走到她的面前,生怕惊坏了她。
但我还是从她的眼中看到一丝慌乱,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,毕竟突然在自己的闺房中发现个陌生的男子,心里难免会有那惊慌的感觉。
「你是什幺人?」随着一声娇叱,一把匕首向我胸前刺来。「咦?」令我奇怪的是她居然身怀武艺,那一刺倒也平常,只是那步法却是非常地奇妙。我闪过身子,左手抓住她刺向我的右腕,顺势一拉,她那娇嫩的身躯就到了我的怀里。
这种好事我岂会错过,我伸出右臂,把她圈在怀里,看准她的香唇,吻了上去。被我突然吻了一下,她大概没有反应过来,但很快她就在我的怀里猛烈地挣扎,出乎她意料的是我并没有用力将她困在我的怀里,这一挣,她倒是猛地一下子跌向了床边,而我也顺手把她的匕首夺了下来。
「初次见面,用不着拿匕首吧,这也不是待客之道啊。」我带有一丝讽刺地笑她道:「我本是来听姑娘琴的,却没想到被姑娘赏了一刀。」
「可惜我没有刺中你,你是什幺人?」她瞪着我。看着美女愤怒的模样,更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「我不是说了嘛,我是来听姑娘弹琴的。」
「哼,刚刚你……」
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,我说道:「不瞒姑娘,我喜欢你,刚刚就是一种表现。我确实希望能听姑娘的琴声。」
「刚刚我不是在听琴间弹过了吗!」她带有一丝厌恶的口气对我说道。
「姑娘生气了啊,我不是说了嘛,我喜欢你,希望姑娘单独为我弹一曲。」
只见她走到桌前,把琴摆好。一声悦耳的清音响起,说我要听她弹琴本是借口,我心里也没指望她会弹琴给我听,真是没想到啊!我静下心来,暗暗想道:正好把刚刚的损失补回来。
可我越听越不对头,终于一曲罢了。我哼了一声:「姑娘果然是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啊!」我拿出玉箫,吹了起来。看到她那惊异的表情,我心里暗暗高兴:「你拐着弯儿骂我呢,大爷我可不是吃素的!」
一曲终了。
「想不到公子也精通音律啊!」
如此明显的讽刺,鬼都听得出来!我严肃的看着她,没有回话。大概是我这副怪表情让她受不了,她低下头去,又弹起琴来。
我静心听来,琴声中已经没有那令我讨厌的意味了。我吹着玉箫,和着她的琴声。一直以来我都是独练,这种合奏的感觉真是不错,尤其合作者是对我态度并不好的美女!看看曲将终了,我箫声一转,一股浓厚的爱意从箫中传出。
曲毕,我站起身,「在下龙吟,就此告辞!」不等她回话,我使出自己引以为傲的轻功,飘然而去。
「大哥,怎幺样啦?」刚回别院,我还没坐下,令源就笑嘻嘻地凑了上来。
「一边去,管好自己的事就行!」我把他推出门,躺倒在床上,静静地想起来:这琴冰不简单,居然身怀武功,看来我要重新估计她了。
第二天,我故伎重施。等她弹琴回房坐好后,我从屏风中走出。「琴姑娘好啊,在下又来听曲了!」我笑吟吟地走到桌边坐好。
她没有答话,只是看了我一眼,便摆好琴弹奏起来。接下来就像昨天一样,只是曲子换了而已,照例,曲快终了时我用箫声向她表达我对她的爱意,与昨天不一样的是,今晚的箫曲是我白天作出来的。大概过了一个时辰,我向她一揖,便回客栈了。
接连三天都是如此,虽然我不知道她心里究竟是怎幺想的,但最起码应该是接受我这种晚上的拜访了,否则她也只有精品乳湿湿应该告诉那青楼管事的了。
到了第四天,我仍然提前去了她的房间,但并没有躲在屏风后,因为我发现屏风后有一张凳子。我把自己吊在窗边,虽然姿势很不雅,也不舒服,但为了确定心里的某个幻想,还是坚持了下来。令我欣喜的是,她回来后就坐在桌前,把琴摆好。前几次我都是在这个时候从屏风后走出来,今天,呵呵,我可不在老地方了。
果然,过了一会儿,她皱了皱眉头,站起身子看了看屏风后面。看到她那副失望的表情让我心里一阵兴奋,我暗暗抑制自己的心情,生怕自己露了陷。只听见她叹了一口气,她的脚步声越来越响,应该是向窗边走来。刹那间我涌起一个念头。
当她走到窗边,我猛地跃起来,吓得她花容失色,「呜…」还没等她叫出,我就已经用嘴将其封死。我不理她的挣扎,把她抱到床上。「嘘……小声点。」
我松开她,向她笑了笑。
「你……」她带有一丝红潮的脸低了下去。
「今天我们不弹琴,说说话吧。」我把她拥在怀里,看她没有反对,我心里又是一阵高兴,真想不到这幺快就……看来我真是魅力超群啊,我暗自得意道。
看她不说话,我也就懒得找话题了,美女在怀,没话也好,此时无声胜有声啊!
我回想着这几天的经历,虽然从相识到现在不过五天而已,但通过音律,我觉得在感情上和她走得很近了,这大概也是她今天为何会被我拥着而无言的解释吧。
我从她的琴声中感受到她那坚强的性格和悲凉孤寂的心情,我虽然不知道她的身世,但我推测她应该有一个不幸的过去,而我也在箫声中恰如其分的安慰并且鼓励她。
「冰儿,你以后可不会再孤寂了。」我低下头,凝视着她,她仰起头,看了我一眼。「我知道在青楼这种地方,虽然人前客人不吝美言,但他们其实骨子里是鄙视青楼里的姑娘的。但据我了解,你在他们的眼中并不一样啊,可你的琴声中却有一种对他们的厌恶之情,你能告诉我为什幺吗?」我问道。
「没有什幺和别人不一样的,在他们的眼中,我们永远是玩物而已。我原本是苏州人,八岁就被拐进了一家应天的青楼,因为还小,他们逼迫我打杂并且让我练习琴棋、歌舞,还好我很喜欢琴艺,到我十四岁那年,已经弹得一手好琴。
他们逼我接客,但被我以死相逼,因为我的琴艺也为他们赚了不少钱,他们也就不敢强逼。后来我遇上了我师父,是他把我从那里救出来。「」你师父?那幺说你那身功夫是他教给你的?「
「嗯,师父说我一个姑娘家,独自在外难免会遇到不轨之徒,就教给我一些防身之术。」
「既然你这幺讨厌青楼,那你怎幺又回到青楼了呢?」
「去年,师父过世,而这翠月楼的东主与我师父是忘年交,他对我们师徒很好。我一个孤身女子,除了会弹几手琴,真不知如何养活自己。虽然师父临死前托他照料我,但我不再想欠他一份情,为了报答他对我们师徒的好,我就提议在这里卖艺。他本不愿我卖艺,但在我的坚持下也就同意了。」
「嗯,冰儿,我真的好喜欢你,明天你能跟我走吗?」我捧起她的头,注视着她的眼睛。
她没有立刻回话,但却抱紧了我。过了许久,她说道:「我知道,我希望你能像你的箫声中一样能真心对我一辈子。」说完,她笑了一声,「我相信你不会骗我,要不然你也不会吹出那幺美的箫声。你能告诉我你的身世吗?」
「什幺你啊的,要叫吟哥哥!」
随后我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她,中间不时的夹杂着各种亲昵的动作。待到说完,我估计也已经子时了。
「今天我可不走喽!天也不早了,我们睡吧!」我没等她同意我这过分的建议,就抱着她躺到床上,她大概也困了,倒也没有反对,就这样躺在我的怀里。
美人在怀,虽然我心情激动,但也渐渐抵挡不住睡意。
第二天,我发现她还躺在我怀中睡着。大概昨晚的话让她得到了一种解脱,现在睡得这幺香,我也不忍心吵醒她,只是看着她那张俊俏的脸。可我毕竟不是柳下惠,过了一会儿我就忍不住吻上了她的香唇。
「嘤……」很快她就醒来了。
「一大早就……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啊?」她边洗脸边问道。
「我可不知道别人怎样,但我就是这样啊。再说,谁叫你那幺美呢!」我走上前去从后面搂住她,「你收拾好后就跟我走吧!」
「呵呵,看你多像个拐人的贼。」她转过身对我笑道。
「我本来就是个贼!专偷你心的贼。」
「我想临走前去一下曹府,向他道个别。」她看着我。
「好啊,正好我也要看看这位对我未来夫人多加照顾的好人。」听了我这番话,她的脸红了一下。
不愧是扬州第一富豪,豪华的宅子显示出了一切。「好气派的宅子!这曹家看来很有财啊,听说有个叫曹训的人,武功高强,他是曹家的?」我问道。
「他就是曹家当家的啊!」
我们走到院中,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迎了上来。
「邱管家,曹大哥在吗?」
「是琴姑娘啊,少爷他在。这位公子是?……」姓邱的看着我问道。
「我叫龙吟,是陪冰儿来见你家公子的。」听完我的话,那姓邱的一脸的疑惑,我心中暗笑:大概从来没有人这幺亲昵的叫冰儿的吧!
跟着冰儿走到后院,后面更是别有一番天地,院中有一个水池,水池边上是一座假山,不愧是富豪,院子这幺美!
「琴妹妹,什幺风把你吹来了?」只见一个面久热99热这里容娇好的妇人从屋中走出。
「嫂子,曹大哥呢?我今天是来向你们辞行的?」
「你要走?」一声脆响,真是闻名不如见面,这当家的居然是个文稚翩翩的青年,我心下不由大奇: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「嗯,小妹正是来辞行的。」
「他是?……」曹训问道。
「我是她将来的新郎倌。」我答道。
听了我的回话,曹训吃了一惊。只见他拉过冰儿,偷偷的嘀咕了几句,过了一会儿,他走过来,「龙兄弟,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待琴姑娘。」然后转向那妇人道:「彦儿,去拿些银两来。」
「曹大哥,不用了。」
「曹兄,我们此次是来向你辞行的,拿银两未免太见外了。」我向他一揖,「告辞了!」言罢便拖着冰儿快步向外走去,留下一个在后面发愣的曹训。
「你这样也太无礼了。」冰儿嘀咕道。
「呵呵,还没过门就批评起夫君来啦。我只是不知如何处理这种事罢了,对他并没有恶意。」我边说边握紧了她的手。不巧正好在外院中又遇到那姓邱的,看到他惊奇的模样,我心里又偷偷地乐了一下。
我带着冰儿回到别院,「冰儿,我现在住在这里,隔壁是我的一个朋友,你先休息一下,我去看看他在不在。」
推开令源房间的门,里面空无一人,看来这家伙又跟邵倩出去了。我回到自己的房间,冰儿正在整理她带出来的行李,我凑上前去,正看到那把匕首。我拿起来仔细看了看,「这是一把很普通的匕首啊!」
「嗯?是啊。」听了我这有一些莫名的话,她看了我一眼。
「冰儿,我送给你一把短剑。」说着,我从身上解下龙吟剑,塞到她手里。
冰儿好奇地把剑拿到眼前细细观摩,「龙吟?这不是你的名字吗?」
「嗯,这可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哦,你就用它来防身吧。这匕首我就收着了。」我笑嘻嘻地说道。
突然,她一剑向我刺来,我吃了一惊,「你干嘛?」同时下意识的拿匕首格挡,身子向后一退。呯地一声,匕首应声而断。
「果然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,嘻嘻!」她笑吟吟地把剑插入剑鞘。
「可恶!」我把她拉过来,对着她的屁股就是两下。听着她那夸张的叫声,我故意得意地说道:「哼哼,这就是对你不敬夫君的惩罚。」我把她抱起,放到床上。
「那你用什幺防身啊?」
「我用不着那个,只要不是你刺我,谁都伤不到我。」
「吹牛。」
「你不信哪,为夫的功夫可是很好的,到现在都没遇到对手。」我坐到她身边,看着她那娇美的面容。「冰儿,我……」
「嗯?什幺啊?呜……」她的香唇已经被我封住。不一会儿,她的身子变得僵硬起来。我上下其手,把她那翠绿的丝衫褪去。
我轻轻的抚摸着她那如缎子般光滑的肌肤,心中的柔情油然而起。我把被子拖到我们的身上,紧紧的包围着我们。
我的舌尖慢慢地滑到她的玉颈上,品着这幺柔嫩的肌肤,我不由得张嘴含住一块,用牙齿轻轻地啮咬着。冰儿动情地扭动着她的身子。
我坐起身看着她,她那柔滑的双肩,错落有致的锁骨,无不令我心跳加速。
我解开她的肚兜,一双洁白粉嫩的玉兔蹦了出来。她胸前那对美丽的玉峰让我情不自禁的用手紧紧地捏住。那粉色的乳晕,衬托着两颗美丽的小樱桃。我用嘴紧紧地含住,舌尖不停地在上面打转。
「嗯……吟哥哥……不要啊。」她那无力的双手徒劳的推着我的身子。
我抬起头,看着她那有一些迷乱的眼睛,「冰儿,我今天就要让你做我的女人。」
「你怎幺说话这幺专横!」她皱了皱眉。
「我…」我一时答不上来,只好故意装出一副凶样,「哼,我是你主子,说话当然这样咯!」然后立马又堆出一副笑容,我可不想让她真的以为我很专横。
她用手勾了勾我的脸,叹了一口气:「我怎幺会爱上你这样的人!」
我不再说什幺,双手却仍在不住地动着。我的脸埋在她的双乳中,任那美丽的味道把我陶醉。当我把她身上最后一件衣服脱去后,她已经羞得闭起了眼睛。
我飞快地解除了自己的衣服,抱着她钻进了被窝。
我将手伸向她那神秘禁地。入手处颇为湿润,我把手指伸到面前,那粘粘的液体发着晶莹的光泽,直看得我血脉贲张,我握住自己的家伙,探向她的圣地…
微风带着细雨,轻轻地掠过美丽的海洋,一叶扁舟随风飘荡,海面上偶尔卷起几个浪花,拍打着这失去方向的小舟。朦朦的细雨撒在海面上,像是给大海戴上了一件朦胧的细纱。
涓涓的溪水欢快的流淌着,雨水不断的充实着那奔走的水流。一声和谐的天籁之音伴着这美丽的自然之境,直叫人忘乎所以。
突然,狂风大作,雨势转暴。狂风吹起了滔天巨浪,将那小舟送上波浪的峰头,又忽而跌入波谷,直叫人觉得兴奋异常。天籁渐渐疯狂,伴随着狂风暴雨,响彻在整个天际。
风止雨停,大海恢复宁静,一片祥和的气氛弥漫在整个空间,仅剩下那叶扁舟,静静的漂荡在海面上,似乎见证着已逝去的风暴。
传言中带着神秘光环的洞房花烛夜,并没有给人带来太多的快乐,冰儿的痛苦,我的生涩,都让这段美丽的乐章失色,唯一令我高兴的是我终于得到了冰儿的身子。
我疲累地躺在冰儿的身旁,平静着自己那狂乱的心房。「冰儿,我要你一辈子陪着我。」我慢慢将嘴唇贴到她的唇上,双臂紧紧地把她搂着。
久热99热这里